首頁 > 專業碩士

沒有一種工作是不想辭職的

2016年12月22日 來源:人民日報

我記得有一個午后,和朋友們走在大街上,我們討論過一個問題。彼時的我們,被出差壓得喘不過氣來,有寫不完的稿子,剪不完的片子。吃完飯,走在大街上,我們說,如果財務自由,那么你會想要做什么工作,從事什么行業?

想到財務自由的瞬間,你可能會覺得,那太簡單了,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啊。可當時,好長時間,我們都陷入沉默。

那個時候,在巴西圣保羅讀研的姑娘問我們,碩士畢業找什么工作比較好。

她問我們,我們說,千萬別來電視臺;她問駐外的小伙伴,他們說,千萬別長時間駐外;她問跨國公司的男生們,他們說,千萬別去企業。然后,她就懵了。她說,為什么你們都這么負面,難道不應該是干一行愛一行嗎?難道現在的工作不是你們自己選的嗎?

路,確實都是我們自己選的。我身邊大部分人都是“求仁得仁”,工作在自己夢寐以求的行業里。

做國際銷售的男生說,以前最羨慕的就是拿著公文包,帶著簡單行李全世界飛的國際精英。后來,他真的去了跨國公司做銷售。

駐外的姑娘說,以前看電視直播的記者招待會,最羨慕那些高翻姐姐們。后來,她也駐外了,天天用外語跟外國人打交道。

有同事說,以前最羨慕戰地記者。后來,她也做了記者,去了戰地,變成了理想中的那個她。

但是,我們沒有料想到的是再后來。

再后來,那個做國際銷售的男生常年和家人分居兩地,第一年在國內的時間是12天,第二年是23天,第三年只有8天。他匆匆回去結婚,又匆匆離開。在每一個南半球的夜晚,加班到深夜,打開冰箱,喝一罐亞馬孫果子做的汽水,繼續寫下一個報告。

有一次家人生病住院,他出差去了一個偏僻的鎮子,沒有信號,失聯好幾天。

他說,那些深夜喝汽水的時刻,那些沒有手機信號的時刻,他想過兩百遍,要不要辭職。

再后來,那個駐外的姑娘又被外派非洲,在戰亂和疾病并存的國度里工作。

她說,自己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每每看到朋友圈哪個姑娘又去了馬爾代夫度假,同宿舍的姑娘又生了二胎,這些時刻,她問了自己兩百遍,要不要辭職。

再后來,那個去過戰地的女記者,對比了自己微薄的薪水和已經高不可攀的房價,她猶豫了兩百遍,要不要辭職,要不要轉行。



1 [2] [3] 下一頁
招生信息
万人德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