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BA > 經典案例

美圖距離騰訊有多遠?

2016年12月29日 來源:中國企業家雜志

2016年12月15日美圖上市當天,中國天使投資聯席會的眾大佬在香港開會。他們此前特意把地點從深圳改到這里,就是為了給好友蔡文勝捧場。晚宴,李開復、徐小平、曾李青等超級天使齊聚,歡慶這家公司的成人禮。

大家一番激情演講結束后,全場happy起來,蔡文勝和吳欣鴻被推上臺領舞。吳一直表現得像個大男孩,有點拘謹;蔡文勝則終于放松下來,禁不住大家起哄,跟著節拍舞動身體。

難得一見的場景。作為天使投資人,蔡文勝已經成功到無需證明自己的眼光和能力了。美圖的上市意義不同,這種成就感是做天使投資不能比擬的。

幾天后,一封《沒有讀出的感謝信》流出,蔡文勝親自撰寫,回顧了從小至今與他有過交集的各種人。全文共感謝了88個人,從他的堂兄、天使會成員到美圖的普通員工。字間能感受到蔡文勝對商業一種天生的嗅覺,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要想做成事,必須廣結善緣。

李開復說,從他在Google并購265時候起,蔡文勝就是他們了解中國互聯網的老師,只要是蔡投的項目,他都會跟,第一個就是美圖。2013年創新工場投資的500萬美金按上市市值計算賺了40倍,這恐怕是李開復做創新工場回報最大的一個項目,也是投出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上市現場,李開復告訴《中國企業家》,美圖這么多年都專心做好產品,過去一年才開始變現,未來通過挖掘更多機會,想象空間更大。他把美圖跟Snapchat做比較,“都是用戶真心喜愛的產品,但是美圖是它用戶數的三倍,使用時間也更長。”

其實更多的人愿意把騰訊作為美圖的比較對象。他們都是在香港上市,擁有海量的用戶,雖然美圖現在收入遠不能與騰訊相提并論,但是誰知道以后呢?騰訊上市時股價僅有3.7港元,尚未找到游戲這條變現之路。

然而,騰訊通過即時通信產品建立起龐大的社交關系無人能敵,美圖從工具轉型做社交還需要很長的路要走,即使軟硬件結合初嘗甜頭,百萬級的手機出貨量仍然是個小數目。上市后,美圖11億用戶的價值會得到充分挖掘嗎?

「投資天團助推美圖上市 」

中國互聯網公司的大事件,終于從退市轉為上市。2016年12月15日,美圖公司在港交所IPO,發行價8.5港元,市值接近50億美金。繼騰訊之后,這是港股迎來的第二大互聯網企業。

這已經不是蔡文勝第一次參加敲鐘儀式,理應得心應手。但是全程他都按照秩序配合上市流程,很少露出笑臉。有同事私底下提醒他,美圖大喜的日子輕松一些。他還是放不開,“以前每次美圖融資成功我都會陷入另一個思考,怎樣做才會更好。即使完成一件大事,我也不太會去慶祝,反而覺得責任更重”。

作為成功的天使投資人,蔡文勝的江湖地位不可撼動。在他投資的上百家企業里,不乏58同城、暴風、飛魚科技、云游控股等上市公司,也有飛博、易名中國等新三板項目。蔡在美圖持股38.32%,按上市當天市值計算,這家公司為他創造了120億元的財富。也就是說,蔡文勝本人可能會成為廈門新首富。

相比之下,CEO吳欣鴻則沉浸在上市的氛圍之中。繁冗的儀式間隙,他找到淹沒在重重人群中的妻子和兒子,全家人一起合了個影。吳的妻子說,十歲的兒子知道,這一天對于爸爸意義重大。但是她又補充道,即使是籌備上市的這一年,只要在廈門,吳欣鴻基本每晚都回家吃飯,“他很戀家”。

不管是整個敲鐘儀式,還是后來的媒體群訪,吳都像個大男孩一樣,開心又有點靦腆。他穿了件西服外套,休閑褲和休閑鞋,沒有打領帶。有記者問這是特意搭配的嗎?他笑著搖頭,這就是我的風格。

實際上,他也曾透露自己創業這么多年來,一直很焦慮,危機意識很強。“很怕不懂用戶,被用戶拋棄,所以想方設法地緊貼用戶,看他們喜歡什么,什么已經out了。”

蔡文勝懂資本運作,吳欣鴻負責產品和開發,因為這種分工與搭檔,在外界看來美圖一直走得順風順水。在不少移動工具經歷快速爆紅又跌落的時候,美圖的產品矩陣讓它始終沒有被用戶拋棄。相反,圖片視頻社交時代,年輕的男生女生越來越離不開磨皮美顏。連資本市場都對這家公司另眼看待。美圖罕見地成為第一家尚未盈利就成功登陸港交所的公司。

畢業于廈門大學的港交所總裁李小加也參加了美圖當天的上市儀式,蔡文勝與美圖首席顏值官Angelababy敲響開市鑼的時候,臺下的李小加禁不住用力揮了下右臂,跟旁邊的人說:“該多使點勁兒!”

一群天使投資人在人群中分外扎眼。除了美圖早期投資人、創新工場創始人李開復,徐小平、薛蠻子、楊向陽、何伯權、倪正東等都前來捧場。據說,本來2016年12月15日中國天使投資聯席會要在深圳碰頭,為了助陣美圖上市,他們特意改到香港。

一向不在公開場合露面的聯創策源合伙人馮波,也出現在上市現場。蔡文勝與馮波相識是在2005年,倆人經常在策源位于北京的四合院聊通宵。蔡教會了馮閩南功夫茶,又從他那里學打德州撲克。據說,馮波曾邀請蔡文勝做兩家被投公司酷訊和PPS的顧問,但是因為各種原因沒有合作成功,聘書和期權至今在蔡的家里保存著。兩年前,馮波不問估值、不看條款就投資了美圖。

2013年,蔡文勝將精力重點放在美圖公司,擔任董事長。一度他的名片上只有美拍、美圖和4399,甚至沒有出現隆領(這是他創建的一家投資基金)。2008年,他與吳欣鴻一起創辦了美圖,之后5年間把公司交給吳,專心做天使投資。

至于為何重新回歸,他解釋,“一是美圖越做越好,到2013年底實際上已經有4億多用戶,我覺得能做一件影響那么多人的事情,這種成就感是不一樣的,與錢無關;二是一個人的成長需要時間積累,經過2008年到2013年這段時間的調整,我也積累了一些力量,覺得可以重新投入發展”。

一定程度上,兩人是完美的互補搭檔。吳欣鴻擅長做產品,對用戶需求敏感。他時刻擔心被別人顛覆,所以從來不會死守一個東西不放。2011年,美圖秀秀在PC端有海量用戶的時候,他果斷把全部的精力轉向移動,同樣大獲成功;此后他又接連做了美顏相機、美拍等產品。“雖然美顏相機對美圖秀秀有一定的沖擊,搶了很多用戶過來,但好歹是我們做的,自己顛覆自己。”

作為一家廈門的互聯網公司,美圖相比北上深同行有些信息閉塞。加上吳欣鴻有點“宅”,所以美圖是一家完全被用戶需求推動的公司,或者說是被吳內心的危機和恐懼在驅動。

蔡文勝的回歸則把美圖送上了資本市場的核心位置。2013年11月,創新工場成為美圖的天使投資人;次年3月,IDG、啟明創投進場,IDG合伙人過以宏和啟明創投合伙人甘劍平參加了美圖上市儀式;僅僅三個月后,美圖又拿到老虎基金、策源、H Capital和富士康的投資;還是在2014年的12月,華夏基金只用了一個月就完成2億美金的投資。

一年之內進行三輪融資,而且都是頂級VC加持,這在國內互聯網公司并不多見。上市前,Keywise凱斯博、旺旺集團和恒安集團拿到了美圖最后的入場券。

「 美圖靠什么盈利? 」

國金投資創始人&CEO林嘉喜也出現在美圖上市現場,他沒有投資美圖,這次是以蔡文勝親友團的身份參加的。面對記者“對美圖股價預期如何”的問題,林嘉喜的答案是:“不知道。”

美圖上市的這個時間點確實有點特殊。除林嘉喜所言美聯儲宣布加息導致人民幣貶值壓力增大外,深港通也正式開閘。資本市場對美圖會抱以怎樣的態度,讓很多前來觀摩的嘉賓也拿捏不準。

蔡文勝解釋選擇這個時機IPO的原因是:

第一,美圖長期在廈門,除了2015年借著一次手機發布宣布了幾輪融資,從來沒有披露過融資經歷。這導致很多用戶并不知道美圖有多大,也不清楚美圖秀秀、美圖手機、美拍都來自同一家公司。IPO有助于品牌提升,更利于商業化。

第二,三年前美圖只有100多人,現在已經超過1000人,IPO會要求上市公司按照最嚴格的規則執行,這樣可以提升核心員工的戰斗力、凝聚力。

第三,如果一兩年后美圖商業化成功,公司市值也會隨之上漲,可能后來加入的人沒辦法享受到公司高成長的價值。騰訊股價從3.7港元到1000港元,很多人都錯過。在市值比較低的時候上市,美圖更容易吸引人才。

不過,外界更關心美圖構建短視頻社交平臺的思路和盈利的問題,這才是決定股價表現的根本。此前美圖招股書對外釋放了一些核心信息。

比如關于盈利模式,他們是這樣闡述的:我們的業務模式是以利用免費的創新產品及服務吸引大量用戶為首要目標,隨后在我們達到可觀規模時采取多種變現策略。

美圖在全球坐擁11億激活用戶,4.56億的月活。這個數字的確驚人。2016年Q3微博財報顯示,其最新月活用戶數為2.97億。

那美圖最大的收入來源是什么?招股書顯示,智能硬件(目前主要是手機)收入占到2013年、2014年及2015年年度和2016年上半年總收益的59.7%、87.8%、89.9%及95.1%。截至2016年10月31日,美圖手機的出貨量為133.97萬臺。

這些數字被披露之后,付費用戶占比低與手機收益貢獻高的倒掛現象引起業內關注。上市當天,甘劍平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解釋,“美圖手機也是核心產品之一,把核心軟件優化在一個硬件上,這挺好的。現在都說生態系統,美圖也在打造生態。另外,美圖手機售價要高于普通安卓機。”

招股書中另一個關鍵數字是63億元虧損。關于這個問題,蔡文勝、甘劍平以及美圖CFO顏勁良都分別做了解釋,其中51億以及7450萬元是因優先股會計準則公允價值計算方式所致。上市以后,自2017年開始,這筆費用將不再計入虧損中。

據蔡文勝本人回應,美圖手機業務目前是盈利狀態,公司整體虧損主要是兩部分:美圖拓展海外市場的營銷費用以及研發成本。在舊金山、北京、上海、杭州、深圳,美圖都設立了研發機構,1000人的團隊規模,研發力量占到60%。預計到2017年Q4,美圖可能會達到盈虧平衡。

問題來了,美圖拓展收入的路徑是什么?

吳欣鴻的思考是,首先美圖產品要平臺化,尤其在短視頻社交領域,美拍已經從一款處理工具進化為平臺,加上直播浪潮,美拍在進一步探索社交方向還是充滿希望。

顏勁良分享了一組數據,2016年6月開始時,直播月流水在130萬元,過去3個月里平均達到300多萬。“也許大家覺得我們沒有賺多少錢,但是在商業化方面已經加快了進度。”在線廣告、增值業務、電商、游戲聯運等都會是美圖接下來的收入發動機。

美圖4個多億的月活,只有133萬用戶掏錢買手機,為何不在增值服務方面下點功夫?比如10塊錢包月,用戶可以享受到更多個性化產品和功能。王興也在強調,互聯網人口紅利終結后,下半場就是要深度挖掘每個用戶的價值。

這個道理蔡文勝當然明白,但他有自己的一套邏輯,“其實互聯網公司通過產品收取所謂VIP費、會員費,有,但不會成為真正的商業模式。12年前騰訊到香港上市,當時靠的就是一個人收10元會員費,在座可能都還有人交錢,我自己也是,但騰訊成為今天的巨無霸并不是靠向每個用戶收10元。”

在提到美圖商業模式的探索時,很多人都忍不住想到騰訊。吳欣鴻認為,QQ和微信就是從工具轉為社交平臺最好的先例,只是它們的內容是文字和語音;圖片領域的Instagram也是從濾鏡工具轉為社交平臺,甚至Snapchat。美拍的路徑也自證了這條路可以走得通。

還有人提及騰訊當年在資本市場的表現。12年前,騰訊在香港上市,股價3.7港元,當時的CFO向前來問意見的同事大膽預測,等漲到10港幣的時候再賣。如今騰訊股價已達2000港元。當時騰訊的主要收入來源還不是游戲,沒有成為一家業務觸角無處不在的帝國,手握用戶,但不知道如何變現。

不少投資人認為,美圖現在的處境與當年的騰訊類似。林嘉喜甚至建議,美圖未來就該沿襲騰訊的思路,不斷在海量用戶基礎上增加新的產品和業務。

也有聲音對此表示懷疑。騰訊在上市時雖未找到大規模盈利模式,但龐大的社交關系鏈已進入自我擴張的成熟階段,用戶黏性是當時互聯網產品中最強的,增值業務膨脹的數字已經給了投資人足夠的信心。畢竟即時通信距離社交只需要捅破一層窗戶紙。

美圖不然,在已擁有的6款核心產品中,只有月活1.1億的美拍具備一定的社交屬性,平均每個用戶每天花費的時長是33.8分鐘。這個讓美圖花費了大量力氣的數字不算驚艷,如果不能更強地產生社交黏性,美圖依然面臨工具產品的天花板困境。

或許美圖與Snapchat也有異曲同工之處。這家受年輕人追捧的公司上線初期最主要的功能就是閱后即焚,隨后拓展到涂鴉、視頻、文字、濾鏡等功能,工具屬性越來越強。此后切入社交,先后打入個人通訊錄和Facebook關系鏈,用戶每天在Snapchat上分享4億張圖片。社交陣地建立之后,又推出智能眼鏡等硬件產品。從這個角度講,這兩家公司走的都是工具到社區到軟硬結合的路徑。

但是因為資本市場不同的緣故,即將在美國上市的Snapchat估值可能達到350億美元,而美圖的市值不到50億美元,估值相差近7倍。不少投資人對未來美圖的升值空間抱有很大希望。

前不久,周鴻祎在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曾談起移動端工具的未來,他說,美圖等工具類產品如何在移動端獲取更多用戶注意力是要解決的核心命題。先籠絡一批用戶,再謀求其他發展,這個思路是對的,否則一切都是空無。

所以,蔡文勝對自己的邏輯非常堅定,“互聯網公司大發展都是在摸索當中最終才產生真正的商業模式,美圖也有點類似,我們擁有海量用戶,但是之前我們更多考慮的是用戶體驗,未來我們會逐步展開商業化。”

在走出采訪間的路上,他停下腳步還不忘跟大家強調,“Facebook和騰訊是全球用戶數最大的兩個互聯網公司,2012年騰訊上市的時候還沒有推進游戲,Facebook經過8年發展才開始商業化。現在大家都離不開美圖,如果一個人每月10塊錢,1000萬人一年就是10個億,但我們不想這樣。互聯網就是在用戶規模巨大的時候商業化,價值才最大。”

招生信息
极速pk10-Welcome